您當前位置:中國菏澤網  >  文娛新聞  > 正文

童書出海應做好版權保護

作者: 來源: 人民日報海外版 發表時間: 2021-04-17 10:29

1965年4月日本《兒童之友》雜志改編本

2014年德國改編本

  1955年,兒童文學作家方軼群和畫家嚴個凡共同創作了圖畫書《蘿卜回來了》,講述的是食物難尋的大雪天里小動物之間的互助故事:小白兔好不容易在雪地里找到兩個蘿卜,它心系朋友,主動將一個蘿卜送去給小驢,蘿卜在小驢、小羊、小鹿之間傳遞,最終又送回到小白兔家里。該作品以富有韻律的語言和回環往復的故事結構,一經問世便受到廣大少兒讀者喜愛,又有嚴折西、陳永鎮、速泰熙、唐云輝等畫家先后為圖畫書作品重新繪圖,原作還以兒童文學的形式不斷再版,影響了幾代中國讀者。

  鮮為人知的是,《蘿卜回來了》在海外同樣有著很高的知名度。早在1959年,法國弗拉馬利翁出版社(Flammarion)就重新繪圖并率先在海外出版了這部作品。此后,日本、德國、美國、西班牙等國紛紛采用類似方式重新出版該書。其中,很多國家都有不只一個版本存世,不同版本之間又相互借鑒,將版權輸出到他國,形成了紛繁的傳播現象。這種改編熱潮一直持續到現在,2014年,德國馮·呂珀出版社(von Loeper Literaturverlag)又再次繪圖出版了這個故事。

  因此,《蘿卜回來了》以其被翻改、轉譯、出版和被閱讀的次數之多,在中國童書發展史上堪稱現象級的作品。當我們回顧這部經典童書走出國門的歷程,有很多經驗值得汲取和借鑒。

  首先是童書的海外傳播離不開密切而深入的文化交流。1951年起,中國應民主德國之邀,開始參加該國舉辦的萊比錫博覽會。參展展品最初以工業制品為主,至1953年,圖書也加入其中。當時的對外貿易部副部長李哲人曾專門致信周恩來總理,認為中國在萊比錫博覽會上應加強對民主德國的友好宣傳和圖書出版展覽,因為民主德國已一再邀請中方派圖書商店參展。而《蘿卜回來了》正是在這樣的契機下,在1956年的萊比錫博覽會上與歐洲讀者見面,為其走出國門邁出了重要的一步。而事實上,萊比錫博覽會的與會者來自世界各地,尤其是吸引了來自西歐出版界的進步人士,各國出版人在博覽會上目睹了來自新中國的圖畫書作品。

  其次是注重作品的IP轉化。IP改編熱潮催生出“文學—影視—音樂—游戲”的完整產業鏈,帶來了對周邊產品的重視與開發?!短}卜回來了》作為一部兒童圖畫書,實際是較早實現IP轉化的例證。1959年,它就被上海美術電影制片廠改編為動畫電影,新中國早期動畫領域的杰出人才如包蕾、王樹忱、李翔、段曉萱、劉巨德等均投入該片的攝制。這部電影不僅在國內擁有廣泛受眾,還在1960年走出國門,獲得第十二屆卡羅維發利國際電影節動畫片榮譽獎?!短}卜回來了》在新中國成立初期就實現了IP轉化,并在世界范圍內形成了品牌效應,吸引各國畫家將其移植改編為具有本國風土人情的童話故事。

  再次是創作主旨符合人類共同的情感訴求?!短}卜回來了》以小動物之間的友善互助為主題,雖然各國改編本在動物形象和具體情節方面略有更易,但都遵循著4個小動物傳遞蘿卜的骨干情節,而助人為樂和與人分享的故事主題就蘊含在這一情節當中。心系他人的友善品格和親密的伙伴關系是人類共同的情感訴求,這也成為該書在世界范圍內被不斷改編的重要因素。

  這三條經驗在當下的圖畫書海外傳播實踐中同樣適用,與此同時,我們必須清醒地認識到,《蘿卜回來了》在海外所形成的傳播效果并不屬于現代意義上的版權輸出,而是以重新繪圖為主要方式的改編行為。在這種改編行為中,原創故事作者方軼群的文字版權沒有得到有效保護,法國格爾達·穆勒繪圖版和日本村山知義繪圖版甚至還再度“輸出”到中國,形成了引進本國原創故事的特殊現象。這使我們在為《蘿卜回來了》廣泛傳播感到欣喜的同時,更需清醒地意識到,童書出海過程中應該提高版權意識,做好本國作品的版權保護,用好法律。

  事實上,像《蘿卜回來了》這樣的作品并非孤證,在原創童書作品質量不斷提高的當下,我們更應該信心滿滿地去推進原創童書海外傳播,以堅定的文化自信和專業的態度傳遞中國聲音,講述中國故事。(王巖)


責任編輯:
張坤
分享到:
中共菏澤市委網信辦主管 菏澤日報社主辦| 新聞刊登批準文號:魯新聞辦[2004]20號 | 互聯網信息服務許可證:37120180017
網站備案號:魯ICP備09012531號 | 魯公網安備 37172902372011號
Copyright© 2004-2012 heze.cn All rights reserved.中國菏澤網
日韩黄色网址_亚洲欧美国产性综合_民工把我奶头掏出来